1

2

3

4

【山中漆器与我户干男商店】

山中漆器是指位于石川县加贺市的山中温泉地区的漆器的总称。山中为石川县哪三大漆器生产地之一,另三大产地分别名为“漆器的轮岛”,“莳绘的金泽”和“木器的山中”。

将树木横切后取出木材并垂直切割后便是漆器的原材,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干燥造成的变形,使木材可以更加坚固。山中漆器的最大特征便是使用陶轮技术以制作出精巧的外形,即陶轮转动时用刀在木器上一点一点刻出装饰性图案。

这样的技术始于16世纪下半叶,木工的匠人们定居在山中温泉上流的名为真砂的地方之后。最初这些漆器只是作为面向当地游客贩卖的特产而生产制作,之后随着从京都和金泽引进莳绘和漆器技术后这项技术加以发展。而如今这里也是日本最大的磨制木胎产地。

我户干男商店在1908年以“我户木工所”为名创业于山中温泉。

我户干男商店的漆器制作理念遵循了俳句诗人松尾芭蕉提出的“不易流行”的概念,即继承传统的同时不断融入新元素。山中漆器的商人和匠人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传承下来的精神和技术便为“不易”,在实践的过程中不断谋求的新的尝试也为“流行”。

Karmi这一系列的产品也是松尾芭蕉的俳谐理念“軽み(karumi)”。具体而言即为,在俳句创作上不拘于知识技巧,而是将日常生活中平淡无奇的心境平实地赋予言辞之上。与我户干男商店追求的从内而外渗透而出的美的设计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处。

使用陶轮技术磨制出来的同心圆所形成的瘦削轮廓表现了日本的和式审美,漆器表面的精致的装饰又显示着山中漆器的传统。

Karmi一共有Soji,Fuki,Sumi三种颜色。其中Fuki是指用“生漆”的透明漆涂抹在木胎上用布反复擦拭的“拭器”工艺,其赏玩之妙处在于“生漆”浸透的深浅层次与木纹肌理交织而衍生的浓淡变化。

另外,拥有柔美外形的片口·鹤仙的制作灵感来源于石川县加贺市山中温泉的风景名胜,“鹤仙溪”的溪流印象。美丽优雅的外形,极薄的注水口,彰显了木工加工工艺的卓越水平。而木材上的纵型木纹也让人不禁联想到河流的波纹。

Karmi和片口·鹤仙目前在三条展卖店铺展示和贩卖。有机会不妨亲自感受一下山中漆器的卓越工艺。

我户干男商店的Karmi Tea Canisters
https://www.shokunin.com/cn/gato/karmi.html
我户干男商店的片口·鹤仙
https://www.shokunin.com/cn/gato/kakusen.html
三条展卖店铺
https://www.shokunin.com/cn/showroom/sanjo.html

参考资料
https://www.gatomikio.jp
http://www.icnet.or.jp/dentou/national/04.html
https://www.yamanakashikki.com/about/

1

2

3

4

【关于泡桐树的故事】

过去的日本,家里女儿出生时会种上一棵泡桐树,待女儿出嫁时会用泡桐树做一个木制用来当作嫁妆。泡桐树生长迅速,20年左右就会生长为一个成熟的树木。泡桐树的木材在日本的所有木材中最轻,富含大量的具有防虫效果的物质且为多孔结构,因此有防潮耐火的作用,是用来储存和服的理想木材。

另外,泡桐树纹章曾被用作日本皇室的纹章和战国时期封建领主的家徽。而现在也是日本政府的纹章,500日元的背面就可以看到。泡桐树在传说中是自古以来被中国历代王朝尊为吉祥如意的象征的凤凰的栖息地,有这样的一个渊源,自然也就被人们用来当作了贵重物品的储存箱。

山之形的桐木托盘的特点是其底座被设计成了可以堆叠的样子。虽然体积不算很大,但是充分可以用来收纳折叠好的衣物。例如根据托盘的深度折叠好T恤衫后垂直排列,也可以收纳一定数量。此款产品有两种尺寸,M型建议用来收纳衣物,而S型建议用来收纳手帕和口罩等小物件。

桐木托盘可以让收纳变得更加简约,出自从1930年起一直致力于制作泡桐树箱的来自山形县的有限公司“YOSHIDA(よしだ)”。

山之形的桐木托盘
https://www.shokunin.com/cn/yamanokatachi/kiri.html

参考资料
https://ja.wikipedia.org/wiki/キリ
https://www.shinrin-ringyou.com/tree/kiri.php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桐紋

3

4

2

1

【梅雨的词源】

随着6月的到来,雨天和阴天逐渐增多,全国各地进入了梅雨季。然而“梅雨”这样一个称呼是怎么来的呢?

关于梅雨的词源有好多种说法,一是说在梅子成熟之时下的雨并取名为“梅雨”,还有一说是此时霉菌容易滋生,因此取“霉”同音为梅雨。

日语中也写为“梅雨”,词源来自中文。在平安时代的诗歌集《和汉朗泳集》就有提到过梅雨,可想而知在那个时代梅雨的说法已传入日本。但是在当时梅雨通常被称为“长雨”和“五月雨”。

“长雨”在和歌中也与有陷入思考之意的日语“眺め”取同一意。如小野小町在日本的百人诗中的诗句,“花の色は 移りけりな いたづらに わが身世にふる ながめせしまに”。另外五月雨中的五月其实指的是农历,即阳历的六月。

梅雨这一词传来之后被广泛使用,且日语中多了“つゆ”这一读法。江户时代编纂的《日本岁时记》中提到,“这个月下的雨就被称为つゆ”,由此这一读法便出现。

关于“つゆ”这一读法的出现也有诸说。有可以联想起植物上的露水的说法,也有是食物容易腐烂的季节变取为与“漬いゆ”同音的说法等。

不管哪种说法都与大自然密切相关,由此可见人类对于自然现象的细密观察。

参考资料
http://yamatouta.asablo.jp/blog/2010/07/05/5201449
https://www.ebayama.jp/merumaga/20110601.html
http://samac.jp/search/poems_detail.php?id=9
https://tenki.jp/suppl/kashiwagi/2020/06/13/29854.html
http://www.asahi.com/special/kotoba/archive2015/danwa/2012060200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