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一杯のかけそば】

上周末京都下了本年度的第一场雪,霏霏扬扬,寒气逼人,让人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寒冬腊月已至,要过年了。俗语的“寒冬腊月”其实是寒月的农历十月,冬月的农历十一月,腊月的农历十二月的简称,也就是一年中最冷的三个月。

在日本除夕夜即“大晦日”讲究吃“年越しそば”即过年荞麦面,所以最近路过三条通沿街的荞麦面店铺也看到了张贴出的年越しそば预订的宣传海报。除夕夜的日语汉字写作“大晦日”,“晦日(みそか)”即三十(みそ)日(か),因而过年荞麦面也就是三十日荞麦面。月末吃“三十日蕎麦”的习俗据说始于江户中期。由于荞麦粉面条较容易断裂,故此衍生出了吃荞麦面便可切断一年灾祸的寓意,即日语写作“今年一年の災厄を断ち切る”。

“年越しそば”汉字亦写作“晦日”荞麦,运荞麦,寿命荞麦,福荞麦。而与荞麦面搭配的葱“ねぎ”与“労ぐ”的名词是同音字,“労ぐ”即安抚神心,祈求神灵的庇佑的意思。此外神社安抚神灵的神职称作“禰宜(ねぎ)”,所以葱“ねぎ取了双重同音字的吉祥彩头。在日本传统是关西乌冬,关东荞麦,但据研究江户末期大阪面店年底“年越しそば”订单数远远超过了乌冬,可见江户末期过年荞麦面文化已经普及至关西。但乌冬香川县过年则是吃乌冬的人数居多,南国冲绳县是吃碱水面“沖縄そば”。

今年照旧“年越しそば”不可缺,但由于疫情的反复往年摩肩擦踵的锦市场,现今人流稀稀散散不由得心生寂寥,少了人气,淡了年味。于此少年时看过的电影《一杯のかけそば》随着新年氛围的到来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北海道除夕夜忙了一整天的北海亭面馆,老板娘正准备关门打烊,一位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走了进来,女人穿着不合时令的斜格子短大衣怯生生地问道,“啊……清汤荞麦面……一碗……可以吗?”“行啊,请,请这边坐。”老板娘说着领着母子三人坐到靠近暖气的二号桌,一边向后厨喊道:“清汤荞麦面一碗!”

坦诚地说年少时看《一碗清汤荞麦面》,也只是馋电影里的那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清汤荞麦面。而实际上所谓的“かけそば是只有清汤浇头的荞麦面,也就是价格最便宜的面。但年岁增长才逐渐体会到了那一碗朴素的清汤面所盛装的勇气,善良,尊重,扶持相助的人间真情。尽管怯生生但母亲还是勇敢地开口点了一碗清汤荞麦面与儿子三人共享,老板娘与老板看破不点破的尊重中又默默地多加了半份量的善良。一碗盛满善意的热汤面给予了母子三人互相扶持的力量。

《一杯のかけそば》的中文译名有《一碗清汤荞麦面》与《一碗阳春面》,后者《一碗阳春面》的译者或许是一位南方人吧。的确在北国的除夕夜一碗清汤荞麦面下肚的满腹暖意或许宛如阳春三月的清风拂面,暖暖地惬意舒心。

白山陶器的深面碗S·云白White
https://www.shokunin.com/cn/hakusan/mendon.html
青龙窑的丼钵
https://www.shokunin.com/cn/seiryu/donburi.html
安比涂漆器工房的椀#5
https://www.shokunin.com/cn/appi/wan.html